中国象山港网-象山新闻门户网站

男人也有更年期
分享到:

p1_b (1).jpg

p2_b (2).jpg

       我感觉我得了病,很严重的那种,但家人都不理解我,他们觉得我没病,我觉得自己很孤独,像是不被认可的多余的人。有时候我忍受着病痛的折磨,同时还要面对家人的质疑,我真的有些崩溃,觉得人生无望,快要撑不下去了。

  1

  我的身体不太好,这个早在几年前公司体检我就知道。肝不好、胃不好,胰脏也不好,中老年人有的毛病我都不拉下。儿子带我到宁波看了一阵,住了几天院,医生说胃病是多年老胃病,没有什么特效药,就靠平时自己饮食注意;肝和胰脏不是急性突发,属于慢性病,回家后要长期吃药,总之一句话,医院该医的都医了,剩下的就靠自己回家好好保养。

中国象山港网-象山新闻门户网站  回家后老伴给我悉心调理,一日三餐准时定点,忌辛忌辣忌刺激,每日勤勤恳恳地吃药。就这样过了一两年,复查时病情比较稳定,我知道这多年的老毛病很难好,只要没有继续恶化就是好消息。

  医生的一句“调理得不错”,让我紧绷的心态放松了不少,之前因为担心自己的身体,三天两头向公司请假,时间长了自己也不好意思。现在好了,我觉得我又能干了,开始每天准时去上班。我上班的公司是个船厂,公司制度严格,每天请假都是要扣钱的。我今年已经58岁了,再过两年就该退休了,但儿子刚换了第二套房,孙子也刚刚出生,房贷、车贷、装修钱、请保姆,家里正是用钱的时候,我得趁着这两年多赚点,多给儿子和孙子留点钱。

中国象山港网-象山新闻门户网站  儿子是一家小公司的负责人,收入尚可。他几次三番对我说,他家里的事不需要我们操心,他自会打算。但父母哪能不操心孩子呢,他家里开销大,我和老伴都替他愁。有时候想想,我也怪自己不争气,年轻的时候太胆小,很多次能赚钱的机会都摆在我面前,我却畏首畏尾,缩手缩脚,不敢去拼一把,错过了壮年时期,后来便再也翻不起风浪了,导致现在我只能在公司做个普通职员,拿着微薄的固定工资,这一辈子就这样一眼望到头了。我既没有人脉也没有能力,当初儿子毕业找工作的时候,我什么忙也忙不上,什么建议也提不出。好在儿子自己争气,一路摸爬滚打,自己站稳了脚跟。但我时常惆怅,我没有什么能给儿子的,在他需要我这个父亲帮衬一把的时候,我都无能为力,我深深地感到惭愧。我能做的只有积些小钱,哪怕帮他还一部分房贷也好。

中国象山港网-象山新闻门户网站  可我总觉得我还什么钱都没赚来,就马上面临着退休,这让我常常感到沮丧。

  2

中国象山港网-象山新闻门户网站  不知道从哪天起,我感觉自己有点不对劲了。本来一沾枕头就睡着的我,竟然开始失眠。夜里辗转反侧,经常到凌晨才有睡意。后来越来越严重,睡觉时身上开始盗汗,心跳变快,一整夜都无法入睡。我以为是自己的老毛病又犯了,但这些症状以前从未出现,胃、肝也没有任何不适。老伴说我是白天工作太累了,让我请假休息两天,但也并没有好转。后来有一天夜里,我正失眠着,突然感到一阵心悸,紧接着我明显感到心跳越来越快,胸口发闷,继而呼吸也急促起来,我赶紧站起来,没想到一阵天旋地转,险些晕倒在地。老伴赶紧扶我坐下,有些紧张地摸摸我的额头。后来,缓了一阵终于好转。自那以后,这样的情况三天两头出现一回,有几次严重得甚至差点呼吸不上来。我很害怕,担心自己是患上了什么不得了的毛病。

  终于有一天,我忍不住给儿子打了电话,儿子一听立马放下手头的工作,开车带我去了就近的医院。可是怪了,查来查去就是一些老毛病,并没有其他问题。而且老毛病也没有变严重,更不会引起这些症状。我对儿子说没事就好,但心里觉得那个年轻的医生没有给我检查仔细。回家后吃了几天药,没想到没有好转反而更糟糕了。这回儿子直接带我去了宁波,一开始还是查不出什么,于是我们将心脏科、呼吸科、耳鼻喉科等相关症状的科都看了一遍,医生还是说没毛病,最后医生建议我们去看老年病科。老年病科的那个专家倒不说我没毛病了,但他的结论我实在无法接受。他说,我得的是更年期综合症。更年期?只听说过女人有更年期,没听说过男人也会得的。我不认同这个说法,也不相信我会有更年期。医生让我做一份问卷调查,我拒绝了,儿子只好带我回家。

  回家后儿子叮嘱我,其他药可以不吃,但这个医生配的药必须得吃,对症的。但我不想吃,我觉得我压根不是这个病。我坚信是我的呼吸系统出了毛病,因为我还是常常感到心悸、胸闷、甚至窒息。白天上班也无精打采的,没心思跟人交流,只想一个人坐着。回家就躺在床上,饭也不想吃。然后有一天夜里,这种窒息的感觉又来了,这次比任何一次都更凶猛,我大口呼吸,说不出话,觉得一口气马上就要过去了。老伴吓坏了,赶紧给我叫了120救护车,连夜送到医院。医生经过仔细反复的检查,认为我心脏和呼吸一切正常,就是有点咽喉炎。咽喉炎也是伴随我多年的老毛病了,但我会分不清咽喉炎和呼吸窒息么?医生的解释是我将咽喉炎的感觉放大了,是心里催化的结果。这个说法真是滑稽,我不想在这个医院看了,第二天我让儿子带我去宁波。这回我老老实实填了那份调查表,结果显示:中度焦虑症。这是更年期的一种典型表现,只是我的程度已经达到了中度。

  连大医院的医生都这样说,难道我真的是心理毛病?

  3

  医生说这个病大部分情况下只是年龄过渡的阶段性病症,好好吃药、放松心情、调节情绪,就会痊愈的。我看到医生这样对我说完,又悄悄和儿子说了几句什么,儿子表情有些凝重。

  唉,人老了真是没用。本想着多赚点钱给儿子一家减减负的,现在反而还要拖累儿子。我心里对儿子很歉疚。心里一急,就开始病急乱投医。别人说教堂做祷告有用,我和老伴就赶紧去。做完祷告的当天夜里竟然神奇安稳了,不仅呼吸顺畅,连失眠也没有了,我久违地睡了一个好觉。只是安稳了才两天,就又犯病了。别人说看中医好,治根。我又去,配了一大袋中药,喝的嗓子直冒烟,疗效却甚微。那天接到儿子打来的电话,问我有没有好好吃医生配的药,我如实说了,儿子气得挂了电话。他说我该吃的药不吃,不该吃的吃一堆,这样下去只会耽误病情。儿子很少发火,这次真被我惹生气了。但我有什么办法,我也想赶紧治好我这该死的病啊!

中国象山港网-象山新闻门户网站  当初医生说这个病是暂时的,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好转,但我不仅没有好转,反而越来越严重,发病也越来越频繁,我整个人被折磨得瘦了十多斤,人一下子苍老了好几岁。看来在家里自己调理不是办法,儿子再次带我去宁波。这次我主动要求住院治疗,我实在受不了了,在家里多呆一天,我觉得都会要了我的老命。

  住院住了一个多礼拜,每天在医生和护士的监督下,我老老实实打针、吃药,果然有了一些起色。当初儿子怕我晚上睡不好,特地给我选了单人病房,每天一个人在病房里,我果然能吃能睡,精神也好了不少。医生说我可以出院时,我很高兴,我以为我终于好了。然而现实就是这么讽刺,刚回到家的第二天,我又不行了,来来回回的折腾了一夜,只好又回到医院去。这次医生说我的焦虑症已经升级为轻度抑郁了,得去专门的医院治疗。

中国象山港网-象山新闻门户网站  所谓专门的医院,就是我们经常听到的“精神病医院”。儿子说如果要住那里,就是全封闭式管理,家人不能探视,我也不能走出病房,相当于“坐牢”,而且周围的病人真的都是“精神病”。他问我想清楚了没,我想清楚了,如果只有这个医院治得好我,那我也得去,而且我实在不愿回家去,一回家我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中国象山港网-象山新闻门户网站  在这个“专门的医院”,我足足住了半个月。这期间,老伴和儿子只能在指定的时间探视我,带我去外面逛一圈,吃顿好的,大部分时候我都是一个人呆在病房里,最多只敢从走廊的东头走到西头。医院的饭菜很单一,吃来吃去就是那么几样。一开始我有些无聊,但还能适应。后来变得有些想家,当初巴不得要从家里“逃”出去,现在竟然开始怀念了,怀念家里的床和老伴做的可口的饭菜。再后来我心情慢慢变得平和,脑子乱七八糟的念头也少了,入睡也渐渐容易起来。有时候状态好竟能一觉睡到天亮。

  我开始期待出院,期待回家了,这次我一定要好好听医生的话好好吃药。我不知道怎的,突然想明白了,我才60不到,人生还有很多精彩的路要走,实在不该总是陷在这个死胡同里,我相信自己一定会好起来的。

  腾讯微博:情感驿站与你有约(QQ:2802066726)

  QQ:郑丽敏2754548  热线:13586800614

  QQ:董小滋385748094  热线:15888022678

  QQ:张瑶瑶515044968  热线:18268325368

  采访对象:老谢

  年龄:58岁

  采访记者:董小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