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象山港网-象山新闻门户网站

三十年,我终于学会与母亲和解
分享到:



       从6岁开始,每一年的清明节,就是我一年中最重要的日子,因为在这一天,我要去山上给我的父亲扫墓,坐在父亲的墓前,和早逝的父亲说说话。现在,我不光每年给父亲扫墓,也给前几年相继亡故的爷爷奶奶、母亲扫墓,表达我对亲人的思念。不管我在忙什么,只要清明节那天,必定会回老家,除了扫墓,也顺便见一见看着我长大的老邻居们。当我怀着感恩的心情回到家乡,老邻居们都说,现在的我,才是真正长大了。

  1

中国象山港网-象山新闻门户网站  书本上,经常用“金色”来形容童年,而我的童年,却是灰色的。我永远记得6岁那年,我的父亲喝了一瓶农药自杀,当时,爷爷和奶奶呼天抢地,抱着父亲的遗体哭得死去活来。我虽然年龄还小,但也已经知道,我的父亲永远都不会回来了,也跟着爷爷奶奶痛哭不止。旁边围观的邻居们一个劲地说:“可怜这么小的孩子,才6岁,就没有了爹。”从此以后,“可怜”二字,就成了邻居们口中用来形容我时使用频率最高的。

  爷爷奶奶说,是我母亲害死了父亲。自从我父亲去世后,我的爷爷奶奶总是用“那个”来指代我的母亲。父亲和母亲关系不和睦,这一次,他们吵架后,母亲赌气回了娘家,一住就是个把月。父亲上门去请,母亲还是坚持不回家。父亲一气之下,就喝下农药自尽了。父亲亡故后,母亲想回来送丧,但爷爷奶奶扬言,假如母亲胆敢出现,他们一定要当场活活打死她,让她偿命。母亲因此不敢来。办完父亲的丧事,爷爷奶奶把母亲留在家里的所有衣物一把火烧了,关了我家的门,上了锁,把6岁的我带到他们的家中。从此,我就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。

  听邻居们说,我父亲死后一个月,母亲曾偷偷地跑到父亲的坟墓前,痛哭了一场,她也很想把我带走,但害怕爷爷奶奶会打死她,不敢迈进村庄半步。

  爷爷奶奶告诉我:“就当你的母亲已经死了,那个人不配做你的母亲。”他们经常向我灌输母亲的斑斑劣迹,让我从小种下仇恨的种子,把母亲恨进了骨髓里。

  小小年纪就失去了父亲已是不幸,奶奶对我的溺爱,邻居对我的过分同情,导致了我更加悲剧的童年。本来,小孩子之间打打闹闹是很正常的事,但到了我这儿,就变得很不正常。只要我和哪个小伙伴玩耍稍有不如意,我的奶奶就会气势汹汹地到别人家告状,说别人家的小孩欺负我这个没爹没妈的孩子。奶奶每次“一告一个准”,对方的小孩准会被自己的父母一顿胖揍。邻居的大叔大婶们也经常这样教育他们的孩子:“你应该多让着他,他无父无母,多可怜啊,下次再敢欺负他,看我不打断你的腿。”

  几乎所有的邻居小孩都因为我而挨过父母的打骂,渐渐的,小伙伴们都不愿意和我一起玩了,他们还经常嘲笑我,在精神上打击我。有些邻居在背地里议论,说我长得不像我父亲,倒像极了在某单位上班的老林,他们猜测我母亲以前和老林有过亲密关系,说我可能是老林的孩子。于是,邻居的小孩子们开始当着我的面叫我“老林”,他们天天用这个称呼来侮辱我。

  每次,当我听到别人用“老林”来称呼我时,我对母亲的恨,就更深了一层。我认为,我在这个世上受到的所有委屈、侮辱、苦难,都是母亲给我的。

  2

中国象山港网-象山新闻门户网站  父亲离世几年后,母亲改嫁了,据说嫁给了一个离婚的男人,由于前妻患有不育症,对方没有小孩,且各方面条件不错,性格好,又会赚钱。爷爷奶奶得知母亲改嫁的消息,又狠狠地在家里把她骂了一通。母亲嫁人后,我有了一个“继父”, 他为人不错,曾经来找过我,说假如我不愿意叫他“爸爸”,可以叫他“叔叔”,他问我愿不愿跟他一起生活,如果我愿意,他可以带我走,把我当成自己亲生的孩子一样,好好培养我。因为我已经受过爷爷奶奶的“教育”,当然不愿意跟那个人生活在一起,于是,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。

  母亲再婚后,跟随那个他一起赚钱,听邻居们说,他们的日子越过越好,由于他很能干,没过几年,他们就拥有了很多房产,还用自己的房子开了旅馆,生意兴隆。母亲又生了一儿一女,他们一家四口生活美满幸福。

中国象山港网-象山新闻门户网站  我每次听到人家说我母亲“一家四口过得很好”之类的内容,心中就升起一股浓浓的仇恨之意,我觉得,我母亲的幸福是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的,我要报复她,我要让她一辈子不得安宁。

中国象山港网-象山新闻门户网站  随着时间的推移,再加上我“继父”性格很好,很有礼貌,我的爷爷奶奶慢慢接受了这门“亲戚”。偶尔,他会带着母亲来看我,给我买各种好吃的,给我买各种礼物,并给我钱。他告诉爷爷奶奶,以后有关我的任何问题,他都会管,有事情就随时找他。但那时的我,已经14岁了,表面上看还是一个不太懂事的孩子,内心早已经变质。我开始无休无止地向他和母亲要钱,拿到钱就乱花,我经常逃学,四处惹事。

  在我的内心深处,有一个强烈的愿望,就是报复我的母亲。是她害死了我的父亲,是她给了我“老林”这个难堪的绰号,是她毁了我的童年。我要把自己变成一个十足的坏小孩,活活气死她,替我的父亲报仇。

  到了初二,我就不再上学了,我离开了爷爷奶奶的家,开始四处流浪。没钱用了,就找他和母亲要,不给就给他们各种折磨。我学会了抽烟、喝酒、赌钱,学会了随意打砸物品,学会了打群架、欺负女孩。每次我做了坏事,都由母亲和他来收拾残局,看着母亲一次次气急败坏的样子,我的内心十分痛快。

中国象山港网-象山新闻门户网站  母亲终于忍无可忍,下定决心与我决裂。她不再给我钱,也不再管我的任何事,她说她没有我这样的儿子,今后我的一切都与她无关。我依然流浪,没钱的日子,只能靠坑蒙拐骗。

  3

  转眼我已经快40岁了,依然在流浪,我没有技术、没有女朋友、没有钱,什么都没有。一次,一个熟人告诉我一个迟到的消息,说几个月前,我的弟弟因车祸不幸离世,说我母亲不能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,因此精神失常,现在日夜念叨着我的名字。那位熟人建议我:“毕竟她是你的亲生母亲,也挺可怜的,你去看看她吧!”

  我听了,想起母亲精神失常了居然还能日夜念叨我的名字,内心就像被一根针刺痛了,她是我的亲生母亲,不管怎么说,她都给了我生命,我应该去看看她啊。

  我来到了母亲的家中,看到了瘦骨嶙峋、精神失常的母亲。“继父”告诉我,这些年来,母亲一直很自责,说自己没有尽到一个母亲的责任,没有教育好我。这次精神失常,表面上看是因为弟弟离世,其实是因为母亲多年来的自责郁积而成的,她早已因我的不成器而到了精神崩溃的边缘,只是经过了“丧子”这个刺激,精神病爆发了出来。我听了他的话,内心深深地后悔。精神失常的母亲得知我回来了,竟然像对待婴儿一般,把我紧紧抱住,不肯松手,嘴里依然不停念叨着我的名字。我泪如雨下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到此刻,才真正感觉到了母爱啊!

  妹妹已经出嫁了,有了自己的小家,“继父”现在就是不放心我,他请求我留下来,不要再流浪了。我终于学会了与母亲和解,我决定留下来,帮助他们打理生意、照顾母亲。

中国象山港网-象山新闻门户网站  在我和“继父”的精心照顾下,母亲的精神病渐渐好转,但很不幸,她又被检查出患了癌症。医生说,熬不了几年了。

  母亲在有生之年,最大的愿望是看到我结婚,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家庭。我知道自己年龄大了,又有很多不光彩的“前科”,就降低了择偶的标准,不久,我与一个相貌平平的离异女性组成了家庭,妻子带来了她的女儿,和我们一起生活。我也成了一个继父,我要像我的继父一样,好好爱我的女儿,给她真心的父爱,让她健康快乐地成长。我的妻子是一个勤劳能干的理发师,经营着一家小小的理发店,我帮助继父打理生意的同时,也抽空到妻子的店里帮忙,打打下手。这么多年来,我荒废了青春年华,不学无术,现在,就给我的家人打打下手吧,只要他们不嫌弃,我愿意一点点向他们学习。

中国象山港网-象山新闻门户网站  母亲离世的那一天,我一直陪在母亲身边,她当时已经不能讲话,依然用慈爱的目光看着我,最后,我握着她的手,她带着笑容离开了人世。在母亲的笑容里,我终于明白,我一直拥有没有打折的母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