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象山港网-象山新闻门户网站

芝麻叶与懒豆腐
分享到:

  严慧勇 

中国象山港网-象山新闻门户网站  去年九月下旬,在临泉同学的一次聚餐,服务员端上一盆菜,旁边的一位同学把转盘转到了我面前,笑眯眯又显神秘地说:慧勇,尝尝看,猜猜这盘菜是什么做的,猜对了,说明你没白白做半个临泉人。那一刻,几乎全桌的男女同学眼晴都齐刷刷地盯上了我。这卧槽马一将,我当时心里的确有点紧张。但转而一想:既然是不白白做个临泉人,这盘菜的菜品肯定与本地习俗有关,且几十年前就存在了。脑子里的“存储器”开始扫描起来:这菜肉眼看上去,颜色上判断象是腌菜,但腌菜是丝状形的或豆状形的,但这盘菜却似阔叶形的,只不过炒制过程中又卷叶状,我索性拿起筷子夹了一片放在嘴里慢慢嚼动起来,感觉有些涩涩的苦味,过后却有清香的味道,我把上世纪七十年代初,本地农村主要家常菜一过滤,立马脱口而出:知道了,这是用芝麻叶炒制的,对不?顿时,同学一片掌声,有的还向我伸出了大拇指。

中国象山港网-象山新闻门户网站  我并没有沾沾自喜,也没有喜形于色,因为那段童年的记忆是一种挥之不去的历史情结。其实能一口道出这盘菜的食材,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:与芝麻叶经常配套食用的,还有当地家家户户都会制作的另一种美食,名为“懒豆腐”。第一次吃这两样东西,是邻里乡亲盛情实意。大概是晚饭前,邻居老李端来一大碗不知是饭还是菜,只是憨厚地对我奶奶喊道:大娘,我给你们盛了碗懒豆腐尝尝,里面象咸菜黑乎乎的是芝麻叶,很好吃的。奶奶接了过来,一个劲道谢:也真是,你们自己吃吧,家里还有两个孩子,给了我家会不会孩子不够吃呀。没事,放心吧,大娘,家里还有一大锅呢。老李笑呵呵地回答。第一次吃一种新鲜的东西,毫无疑问己经深深印在脑海里了。芝麻叶与懒豆腐能入食是不是临泉的独创,我也从未去考证过,只是那个年代物质极度匮乏,吃饱肚子已经是一种享受了,再说,这两样东西听起来不可思议或特别奇特,但实际上它们的营养还是很丰富的哦。

  我记得芝麻叶是在芝麻收获前20天左右开始采摘。叶子经温开水淖一下,再拿到室外晾晒,在尚未干透之前,再用手揉搓后包成一团团放在容器里,撒上盐,压上石头腌制起来,过了一段时间以后就可以食用了。可单独做成下饭的家常菜,也可配以懒豆腐当主食。

  懒豆腐从命名上而言,似乎不雅观,但其制作过程也有固定的过程。我在邻居家亲眼目睹过:将浸泡的青豆放在锅台边上,把农用小石磨架在大口锅上,一手慢慢地一圈一圈推动着小石磨,一手用瓢碗将青豆一点点倒入磨洞入口处,渐渐地上下石磨缝隙之间白化化豆渣流到了大锅里,一切完成卸磨之后再配以芝麻叶等佐料,大火烧开闷后就可食用,大人小孩都十分喜爱。它与豆腐的最大区别就是不用除去豆渣不用点卤结成块状。

中国象山港网-象山新闻门户网站  北方人吃饭有种奇特的现象:一般情况下,成年男人吃饭都不在自家饭桌上,而是盛上满满一大碗懒豆腐,带上用番薯粉制作的蒸饼,饼上经常放上辣酱之类的辅食,一排排或站或蹲或坐着若大的屋檐下,边吃边聊,家长里短,天文地理,趣闻逸事无所不及,用现在的话讲真真是一道独特的风景线。